首页
成品玉器加工市场将分的更加细致明了
2019-06-10560

来自实体玉商的困惑

王老板有自家的工作室,三年前在苏州十全街开了家临街店铺,专营南红,18年南红交易全都依赖于同行加工或前两年积攒的客商在网上直接下单销售,实体店居然没有卖掉过一件南红作品

市场观察

我们观察到从17年开始,苏州的实体玉器市场不仅南红越来越难做,绿松、俄料、机工件同样越来越难做!

南红、绿松市场萎缩只是一个表象因素,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

近三年,大凉山西昌(南红原料汇集地)、湖北十堰(绿松原料汇集地)和河南南阳(山料、碧玉汇集地)成品玉器加工工艺提升非常迅速,他们产出的中低端玉雕产品已经不逊于苏沪产出的中低端玉雕产品。


原因来自于两方面:

一、机工对玉器市场的洗盘使得各地区低端玉器加工市场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机工淘汰掉大量粗制滥造作品,从而提升了原料产地(原料汇集地)的整体加工水平;

二、网络微商直播的兴起,打破了原先通过地域获取客户的限制,促成了玉雕工手流动,加速融合各区域的玉雕力量,未来将不再有海派、苏工、河南工等地域之分,南红、绿松、山料等原料汇集地的成品加工市场正以其品类齐全和价格优势强势崛起。


有趣的是,玉雕加工工艺加速打破地域藩篱的同时,成品玉器加工市场却在逐步细分、固化,乃至于地域化!

苏沪--固化为--籽料成品加工市场

南阳--固化为--山料、碧玉成品加工市场

扬州--固化为--大件山料成品加工市场

揭阳--固化为--翡翠、俄料成品加工市场

西昌--固化为--南红成品加工市场

十堰--固化为--绿松成品加工市场

越来越多的客商前往西昌进南红!

越来越多的客商前往十堰进绿松!

越来越多的客商前往揭阳进俄料!

这么说吧,来苏州上海进货的客商十之八九是冲着彩皮独籽或中高端籽料来的,这样的情形下实体店铺再去销售南红、绿松、山料、机工,受众面自然狭窄,如果没有网络出货渠道,举步维艰也是必然的了。

玉定建议:如果您以网络销售渠道为主,那么您尽可以放心丰富产品体系;如果您在苏州开有实体玉器店铺,并且寄期望通过实体玉器交易获取客商,我们建议您务必以彩皮独籽等辨识度较高籽料产品作为主打产品,能做中高端精品的尽量做中高端精品。


深度思考

和田做为籽料的原料产地会取代苏州成为籽料成品加工市场吗?

18年,苏州相王玉器城二楼原料市场萎缩得很厉害,甚至有趋于消亡的趋势。越来越多苏州玉雕工手改行成为原料供应商,频繁来往和田苏州贩售原料。为解决原料供应难题,亦有不少苏州玉雕工作室迁往和田。19年,玉雕工作室迁往和田也许会形成小浪潮,但是,玉定认为未来三年内和田不会取代苏州成为籽料成品加工市场。


有三个原因:

首先,苏州玉雕技术仍在不断发展和进步。自2010年以来,苏州玉器市场就像一个漩涡,吸引着上海、扬州、徐州和蚌埠周边玉器市场的人、钱和物。它也不断为苏州玉雕界注入学术人才。尤其是近三年来,上海玉雕人才和玉商流向苏州的趋势更加明显。与上海不同,苏州失去了玉雕,但大部分都被淘汰了,这与上海失去高端玉雕有本质的不同。

例如,上海主要工厂的大多数高端玉雕都在国内。他们的孩子正在逐渐进入学龄。在上海,他们无法解决定居和子女入学的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缺乏归属感的焦虑也在增加。苏州在这方面要方便得多。因此,苏州自然成为他们离开上海后的首选目的地。

其次,和田地处偏远地区,自然和文化环境不如内地。即使玉雕工作室搬到和田,家人也不会在和田定居。在和田,获得低端种子材料很方便。除了被资本收购,绝大多数高端种子材料仍然落入著名的苏州和上海工作室手中。由此看来,和田要形成一个稳定的高端种子原料加工市场并不容易。

3.江苏和上海交通便利,种子材料加工产业规模庞大,品种齐全。和田的种子材料加工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两地种子材料加工员工的水平有很大差异。此外,和田的交通不方便。未来三年,商家仍将选择江苏和上海作为购买高端种子材料产品的首选。



相关标签:
  • 同类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