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玉器之乡”四会市的兴盛 不夜之城繁荣景象
2020-09-01165

四会市是“中国玉器之乡”、“中国珠宝玉石首饰特色产业基地”。

四会玉器产业始于清末民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四会玉器产业走上了发展快车道,来自全国各地的玉器从业人员纷纷到四会创业。

目前,四会作为广东四大玉器市场(广州、四会、揭阳、平洲)之一,已形成了产、供、销、服务、旅游一体化的完整产业体系。市内共有天光墟、国际玉器城、玉如意翡翠城、万兴隆翡翠城、玉博城、日丰毛料市场等13个玉器交易卖场;生产全系列玉器产品,包括摆件、玩件、挂件、饰件等,高中低档品种齐全,款式多样。


台风过后的天气尤显寂静,而夜幕之下的一座城市仍散发着蒸腾的热气。


8月20日凌晨1:15,一家叫“石力派翡翠”的抖音直播间里仍然热火朝天,女主播正在镜头前一边用游标卡尺度量着翡翠佛雕的厚度,一边介绍着佛雕的寓意。直播间底下的弹幕不断弹出,议论着货品的做工和质地。

该直播间位于“中国玉器之乡”四会市,全国超过70%的翡翠玉器挂件和饰件出自四会玉匠之手。如今,四会在网络直播这条“新赛道”上亦走在行业前列,在多个平台占据珠宝直播销售额前列位置,在业内有着“中国玉器直播之都”的美称。四会翡翠每天关注度达300万人次,日销售额近3000万元,已占全市玉器总销售额的60%左右。

通过紧抓电商直播的新机遇,四会开辟了一条“网络直播+玉器”的特色发展之路,全市玉器产业籍此不断向集聚、服务、高端的方向发展。

拥抱变化,敢为人先

“创业是写在四会玉器行当基因里的一种气质。”万兴隆翡翠城(下称“万兴隆”)总经理方国营介绍,四会在玉器产业发展的每个阶段总是走在最前列,始终拥抱变化。

四会没有玉石矿产,在历史的机缘之下有一批玉石工匠聚集于此,陆续形成家庭式的作坊。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在本地政府的扶持与引导之下,玉器专业市场逐渐成行成市,一批具有一定规模和档次的玉器街、玉器城建成,吸引大批客商前来投资和买卖。

具有创业精神的玉器商户在迅猛发展的这一时期自发的形成了“玉器天光墟”市场,从拂晓至夜半,前来采购玉器的客商络绎不绝。


具有创业精神的玉器商户自发的形成了“玉器天光墟”市场,从拂晓至夜半,前来采购玉器的客商络绎不绝。 资料图片

奋勇争先的四会玉器人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打响了名号,四会玉器市场逐渐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玉器产品销售集散地,也成了广东最大的翡翠玉器批发市场。2003年,四会市荣获“中国玉器之乡”称号,玉城也成为了四会市的城市简称。

草莽创业有其充满生机、奋发向上的一面,自然也有着无序和混乱的一面。走进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部分商户存在不诚信经营、虚报价格等现象掣肘着四会玉器行业的发展。

在其他玉器市场还因为网络直播的“新奇怪”而驱赶主播的时候,一个个直播间已经在四会陆续建起,直至深夜仍灯火通明的直播间与昼夜不息的天光墟遥相呼应,现在八方而来的除了玉器客商,还有直奔风口的年轻人。

新的业态发展,需要借助新的行业力量。近年来,四会市委、市政府陆续与淘宝、京东、对庄、YY、快手等平台签订合作协议,在今年6月与抖音合作打造的四会LIVE直播基地(下称“LIVE直播基地”)也正式投入运营,筹建至今的数月内,该基地已有超300个商家入驻,活跃直播账号500多个,本地直播产业的活跃程度可见一斑。

又一次,四会痛饮玉器发展新阶段的“头啖汤”。

四会市委、市政府与抖音APP合作打造的四会LIVE直播基地在今年6月正式投入运营,目前已有超300个商家入驻,活跃直播账号500多个。 李志颖 摄

年轻人追梦的城市

通常,我们在珠宝直播间是看不到主播露脸,镜头集中在主播的手部展示着货品,而镜头的背后是一张张年轻而又富有活力的面庞。

“耳饰代表一生一世聆听爱的心声,这对带荧光的耳环很适合作为定情信物。”正在镜头前卖力推荐货品的欣阳是石力派公司旗下的一名主播,今年刚25岁的她已经旅居过上海、云南、缅甸等多个地方,最终她选择留在四会成为一名玉器主播。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四会,那么就是‘热气腾腾’。”欣阳说,她是一个勇于自我挑战和尝试新事物的人。初到四会,她便被这座城市的活力所感染,在天光墟24小时都是来往的商客,每个人都迈着急促的脚步,眼神坚定而又充满希望。“人总要到一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地方,对于我来说那个地方就是四会。”

在LIVE直播基地落成之后欣阳便开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曾有过电商从业经验的她很快走上正轨,每天和直播间里的粉丝推荐悉心挑选的货品。“玉器的直播充满了想象的空间,如同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一样,每一块石头都有属于它的故事。”欣阳说。

“鑫鑫,我在四会做玉器直播,要不你来帮帮我吧?”因为朋友的一句话,张鑫鑫不远千里来到四会,这个年轻的“90后”有着山东女孩特有的豪爽与果断。

朋友口中的四会兼容并包而又充满着机遇,张鑫鑫这数月的工作与生活也证实了朋友的话没有“虚假宣传”。主播同僚之间从不敝帚自珍,经常交流直播技巧,向货主请教玉石知识也都是倾囊相授,从未接触过直播行业的张鑫鑫迅速掌握了主播所需的基本能力。

五湖四海的年轻人,选择到四会来追梦


“公司、基地乃至政府各部门每个月都经常组织主播的培训课程,在这里,只要努力肯干就没有做不成的事业。”张鑫鑫说。

与张鑫鑫一同来到四会的还有她的校友刘文豪,这个刚毕业的年轻小伙刚经历了考研失利,同时因为一些原因背负了少量债务,经过数月在“想象力”珠宝直播间的主播工作,他已经解决了自己的财务问题。

真正开始了主播的工作,刘文豪才明白其中的挑战。七到八小时的直播时长当中是不能出现任何“空麦”的情况,刚开始直播的他和许多人一样磕磕绊绊、话不成句,直播团队给予新人足够多的包容和支持,下播时不会对他责难,而是详细的评估当天的直播情况。虽然没有严厉的批评,但团队细致地复盘无形中驱动着他自我加压、快速成长。

“很少行业能像玉器直播这样让一个初出社会的年轻人迅速站稳脚跟,这里的工作节奏快、压力大,也正因如此每个人都充满了动力。”刘文豪说。

快直播的“慢功夫”

谈及优秀的主播需要具备什么特质,除了服务精神、沟通技巧等直播行业普遍需要的素质之外,玉器主播们提及的最多是持续不断地学习。

“对于一般快消品来说,直播销售并不需要考虑太多信任度和涉及消费决策的问题,但玉石挂饰由于其非标准化、单价高的特点,顾客就会对主播的专业性、货品的细部特征、销售场景、服务体系等方方面面进行考量才会进行购买。”自2015年就开始在直播行业摸爬滚打的贺鹏这样总结,他是入驻LIVE直播基地的商家之一,同时也在自己的“贺鹏珠宝”直播间担任主播。

他介绍,珠宝直播间多选用色彩还原度较高的设备进行拍摄,同时尽可能多地展示货品,在此基础上还需要更多维度的对货品进行介绍,这就要求主播对玉石的知识和文化有足够深入的了解。

与一般直播带货不同,珠宝直播间镜头集中在主播的手部展示着货品。 直播截图

“当顾客对你认可,产生信任之后他们才会在你这下单购买。与此同时,玉器的复购率比起其他货品要高很多。”贺鹏说,珠宝主播会用心经营每一个粉丝,和他们成为朋友。珠宝直播间的平台利用率和转化率也远高于其他带货直播,一场千人级别的直播可以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销售额。

如果说做好网络直播的“功夫”在直播之外,要用时间慢慢打磨,那么推动直播产业发展也是一样的。

“不仅仅是在玉石行业,四会翡翠在工艺美术直播的大品类之下也是‘头部玩家’。”LIVE直播基地运营负责人于航崇介绍,在同类型的产业聚集地当中,四会有着从原料加工到批发零售的完整产业链,从业人员数十万,具备非常良好的产业发展基础。

在此基础上,四会通过与各直播平台合作,为本地玉器产业赋能。以LIVE直播基地为例,基地配有供应链专区、集检测、物流、仓储为一体的一体化中心,长期提供优质的主播和运营培训课程,以及全方位的售后服务。

四会玉器产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与平台的合作,四会在打开翡翠玉器产品销售市场的同时,也推动多品类的彩宝及贵金属产品发展,进一步延伸拓展玉器产业发展链条。玉器直播产业的繁荣发展,将聚集来自全国各产业基地的商家、人才和资本进入四会,不限于玉器产业,未来四会将打造成为总部型、服务型、应用型的电商集聚区。
相关标签:
  • 玉器
  • 珠宝玉器
  • 翡翠
  • 玉石
  • 玉器直播
  • 同类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