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具赌性的和田白皮料
2018-04-24194

  千万年来,喀什玉龙河的冲刷洗涤,让和田玉子料圆润光洁,皮色美丽,表里如一。人们因此说,和田玉不存在赌性。而在七八年前,白皮料逐渐出现在玉石市场,近年来受到热捧,价格上涨数十倍。它们披着或厚或薄的皮壳,像极了一块顽石,切开之后才能发现内心的精彩,带给人们不少惊喜。 

专家解读什么是白皮料

岳蕴辉:新疆岩矿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常务副站长

  和田玉子料的表皮,并非原生的,而是子料沉积在河床中,与周围沉积环境的矿物质、水质、腐殖质、土壤等发生化学反应形成的。以前和田玉子料多产自喀什玉龙河出山口一带,出产光白子料、红黄皮、黑皮子料等。

  在水流活动剧烈,不断冲刷和搬运河段,子料皮层一般都比较薄,有皮色的也很少。

喀什玉龙河出产的子料,皮色干净漂亮,

它们与白皮料有着明显的区别,也最符合和田玉表里如一的特质

  白皮料是近几年才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

  近年来,由于很多大型机械设备的投入,子料产地挖掘的深度加大,新开挖的产地不断出现。一些埋藏于古河道、古河床中的子玉,由于长时间埋藏不再移动,受到地下水中盐碱腐蚀,形成了比较厚的,各种不常见的皮层。

  和田玉子料的皮层与沉积环境有密切关系,所以白皮料中出现羊脂白玉、白玉、糖玉、青花墨玉等玉种,并不奇怪。不同的玉料沉积在同一个环境,皮色可能多数是相似的,相同的玉料沉积在不同的环境,形成的皮色却各不一样。所以根据皮层来判断玉质,难度较大,这也给白皮料赋予了一定的赌性。经验丰富的人,可以根据皮层的透光性和结构、细度初步判断玉料的质地和价值。

  由于白皮子料逐渐被认识,近年来价格渐涨,市场上也出现了用质地较差的玉料伪造白皮子料销售的案例,由于造假者知道真实料质,在造假的玉料局部故意“开门子”露出小块玉质比较好的部位,迷惑买家,因此没有一定经验的消费者对于白皮子料,出手一定要慎重。 

神仙难断寸玉

切料行家谈白皮料 

  9月15日中午,乌市友好路珍宝楼切料行家吴提豪,切开了一块客户送来约十余公斤的白皮料,露出里面满是石僵和窜糖的玉料。这块料基本上是赔钱了,带料来的人有些灰心,她将切开的料留在吴提豪的工作间,吴提豪研究了一下说:“还能磨出一些青花珠子,挽回一点损失。”

  在切料间门口,堆着几个月来切开的数百公斤废料,显示着赌料的残酷。

  吴提豪向记者回忆,大约在七八年前,白皮料开始出现在市场中,十来公斤的料只卖万元左右,不论买家还是卖家都对白皮料认识不足,但是人们研究玉料的兴趣很高。那时候切料间门口,常常围满了人,研究切开的玉料。

  吴提豪笑着说:“那时候喜欢研究玉料的人,现在都成了老板。”在他印象中,白皮料容易出极品青花,白如雪黑如墨。他爱人珍藏的一只青花镯子,一直没舍得卖,就是从白皮料中切出来的。

  切了这么些年的白皮料,他总结,赌料,必然是十赌九输,再有经验的人,十块玉料中能有一半成功就不错了。大多数没经验的人,都是花钱买教训。

  去年夏天一个老板带来一块重约50公斤、卖相不错的白皮料,市价最低也得七八十万,切开之后,废料占绝大部分,剩下的料最多能回本十万八万。

  之前一个老人带着一块十几公斤的染色白皮料,拿到珍宝楼切。吴提豪得知老人不懂玉,因为轻信别人而买的玉料,钱也本来是留给孩子结婚用的。他根据自己积累的经验认真研究了玉料,告诉老人切开之后一定是赔钱,劝老人不要切,完整留着说不定还能卖回一些本钱,老人当时就傻眼了,现场抹了半天眼泪。

  看惯了切料人的悲与喜,吴提豪表示,有积累的行业人士,输赢大多能在承受范围,外行人士几乎都抱着发财的梦想,往往失败后的打击也最大。

切开的财富

新疆玉商谈白皮料

 

  一手的原料来源,积累的丰富经验,不可或缺的运气,以及过硬的心理素质,让一些玉商在白皮料上赚取了不少利润。

  在新疆华凌珠宝玉器城五楼青花世界,老板娘古丽守着店,店内集合了大量青花原石、玉镯、牌子等。

  据负责人之一赵俊勇介绍,2007年底,他和弟弟在和田开始做玉石生意,白皮料在当时是被忽视的玉料,价格很便宜。由于青花玉料多出在喀什玉龙河上游,青花也多出白皮料,不同的只是皮层的厚薄。青花明料的价格飞涨,也让他们兄弟不得不将眼光放在白皮料上。

  这些年他俩切的白皮料青花少说也有上百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以根据玉料的纹路走向,皮层密度、润度等大概判断玉料的价值,成功率在七成左右。

  八年前,和田的白皮青花料,品相好的二三十公斤的料,才两三万元。如今,购买白皮料的人越来越多,品相中等二三十公斤的白皮料也要几十万元。

  当然,白皮料的判断也不仅仅是从皮层来判断。神仙难断寸玉,有时候玉料中出现想不到的绺裂和窜僵,会让玉料价值下降许多。

  在青花世界店中摆着几块切开的白皮料,外行眼中皮层基本没有什么区别,切开的肉质却明显良莠不齐。其中一块约十来公斤的青花玉,中间部位里面露出的玉质雪白,估计至少能出八只手镯,另一块十余公斤的青花玉,切开后玉质一般,能否回本都是一个问题。

  高风险意味着高利润,总体上,赵俊勇兄弟俩事业的不断壮大,跟白皮料息息相关。 

让人着迷的解谜过程

青年玉雕师谈白皮料 

  玉雕加工环节,由于白皮料投入较少,赌性高,受到一些专注玩特色料的青年玉雕师的青睐,青年玉雕师魏刚就是其中一个。

  在和田参加第十二届玉石文化节时,魏刚就在当地市场上去淘特色料和白皮料。回到乌鲁木齐后没几天,魏刚便开始切自己淘回的玉料。玉料切开后,有一块达到了羊脂白度,利润瞬间翻了数十倍,其他几块也都或多或少能赚一些,这让魏刚心情顿时更好,也让他决定近期再去和田淘料。

  2008年开始,魏刚开始关注白皮料。那时小块的白皮料很便宜,也有能力去切。切开厚皮,里面的玉质千变万化,还可能带着一点惊喜,这个解谜的过程,让魏刚有些着迷。刚开始,切开十块之中有九块都是赔钱的,魏刚便拿着切赢和切输的料反复比较,总结经验。渐渐的有了自己的一些办法。白皮料皮层具有透光性,比如强光手电打下去,光线发蒙,那么肉质偏糖的可能性就大。如果强光打下去,颜色鲜亮,那么肉白的可能性高。

  不断地总结经验,也让魏刚在白皮料上逐渐有了收获,时常能在十块料中,赌赢七八块。


相关标签:
  • 同类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