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通过玉文字字看中国妇女文化
2020-05-08213

中国的玉器历史可以说是源远流长。从旧石器时代的玉的混合使用到新石器时代的精美玉器,人们对玉的审美意识逐渐提高。那时候,人们把玉变成神来崇拜。春秋战国时期,玉器的观赏功能被人们所重视,其审美价值逐渐被社会价值所掩盖。汉代以后,玉器的功能主要以观赏为主。在如此漫长的玉文化演变过程中,人们用玉来比喻一切事物的极致“美”。玉是好东西的比喻,如财富、美德、知识、外表和信仰。玉所体现的丰富的文化内涵可以从语言中得到印证。

在汉语词典中,以玉为词根的单词和短语多达1268个。我恐怕在汉语词汇中没有一个相同的词根可以和它相比。在如此浩瀚的玉词中,与女性相关的词占绝大多数,约占总数的十分之一。为什么人们特别喜欢用玉来比喻女人呢?什么反映了人们的审美心理?玉与女人的美有什么关系?本文试图从文化的角度进行分析。

(1)丽华秀玉,汉族女娇竹岩

“丽华秀玉,汉女娇朱艳”,这首诗是李白《南行》中的一句好句子,这里的“玉”是一个比喻,象征着一个女人的美丽。用“玉”来象征美的运用,早在《诗经·国风》中就有记载:“子之别,美如玉,不同于众”,“洁白洁白的束,有女子如玉”等。以《诗经》为契机,人们在使用玉壁的传统中创造了大量的词汇。这些词产生于不同的时代,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影响。笔者试图对《玉志》中“玉”的使用情况进行分析,分析各个朝代“玉”的使用情况和文化内涵。

战国时期,宋玉的楚唱“傅范”:“红燕,Yu Meiqi吟“清商”,追税。”《吕氏春秋:桂枝》记载:“惠公在二年级,色慢,是个好玉姑娘。”这里的“玉”和“玉女郎”都是用来代表美女的。在晋代,王甲的《遗录与后汉》也有类似的记载:“皇帝驾舟游,使宫中百姓驾舟而行,而选择了玉色光身的人则在运河中痴迷、动摇。”从这些史料中可以看出,“玉”所指的完美女性似乎处于一种被崇拜、被玩弄的状态,没有尊严,没有个性。

当然,也有诗句简单地用“玉”来形容女人的美丽。金朝的土地机器有一句名言:“谁在乎谁,城市就在炸弹里。”“长眉毛和面部玉脸,皓腕滚光纱”是这首诗的梁Daiqiu南方朝代。诗中李白也有一句很好的句子“玉面叶茜女,碧蛾红粉妆”。这里的“玉容”、“玉脸”、“玉脸”都是形容女子的风度和美貌。

在唐宋时期,描写女人如玉的词语大量出现。如:“玉仁”、“玉仙”、“玉玉”、“玉童”、“玉润”、“玉颊”、“玉蛾”、“玉奴”、“玉芙蓉”、“玉儿”、“玉珍”、“玉晶人”等。这些丰富的词汇大多出自文人。从这些描写女性外貌的诗歌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古代的审美倾向。古人鉴别玉器的标准,在陈氏的“玉器时代”就有了概括。“身体就像明胶,光的本质是丰富的,质量是厚重的,温暖的,声音是响亮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内向、温文尔雅、温文尔雅、刻板刻板的女性达到了美的境界。这样,玉与妇女在审美本质和审美方向上就达到了和谐统一。语言的长期积累充分反映了这一思想。


在元、明、清时期,戏曲中有许多关于观玉的词语。如:元代张明山的《雾与云》,楚宫中的腰妆,正是《玉天仙人》中的“玉天仙人”;在《谁是雨晴?《朱中元诗集》中的“玉清”、《朱中元诗集》中的“玉姬娟娟”、《玉臂娟》中的“王中元诗集”;Yu Yuting, Yu Yu, Yu Yu, and Yu Yu都是指女性的美。为什么有那么多以“玉”为词根的词来指代“美”呢?这与玉器在中国社会中的审美地位和文化地位有关。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人们似乎能够在玉的审美变化中实现一种时代风格、一种民族习惯、一种社会心理、一种群体气质。玉作为一种丰富的文化载体,不仅反映了人们的外在行为规范和一些规章制度,而且深入人心,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审美方式。正如清朝的虞于在《古兰经·尔雅二书》中所说:“古人之间,美者是虞之言。”《尚书》中的“玉食”、《礼记》中的“玉女”、《易礼》中的“玉锦”也是如此。“玉玉貌”是许多玉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齐宏明曾指出:“一个民族的女姓是民族的文明之花,是文明国家的国花。”

中国人对美的认知或期待是温文尔雅,温文尔雅,内敛含蓄。例如,《世说新语吟仙》描写了两个女人的美丽:“王夫人的感情是散乱的,所以有一种森林的气息;顾家妇女的心灵和灵魂,这是一个显示的房子。”而玉之坚,玉之色之暖,玉之真之苦,玉之悦之美,这种审美心理和审美享受,补充了美女的心理美。在这种审美趋同下,出现了许多比较女性美和玉的丰富词汇。这是我们工作的积极方面,看到了问题。事实上,中国古代社会妇女的处境告诉人们,有那么多与玉有关的词语被用在妇女身上,这也许反映了传统文化的消极方面。我们试着从这个角度分析它。

(2)清莲双瓣开,玉溪双尖

清江说:“清莲的两瓣都开了,玉的双头”是明代玉的诗句。在这里,“玉”指的是妇女裹足后的小脚,这在当时被认为是最美丽的。小脚成为中国古代人们检验女性美的重要手段。在唐代杜牧的《袜子》中,有一句诗是这样写的:“尺缩四分,纤玉包于轻云。”蒲松龄的《聊斋•织女奇闻异事》还包括:“隐身画前三寸的玲珑宝玉字尖”。人们用一种非常微妙的思维来欣赏这种完美无瑕的美。“玉钩”和“玉弓”也是这个意思。在元代吴长陵的情节,“郑Zhenghao·梅说”,“三英寸衬里的搪瓷裙,弹簧的十个手指,如银。”林、徐的明朝皇帝的“刺绣”:“掀罗烁玉钩,弓鞋裙子内衬双冠头。”两者都用“玉钩”来再现女性的细腻和美丽。在清代王麒麟的《姑苏赛》中发现了“愚功”:“欲知珠裙之真,令伯是一对玉弓。”从这些史料中可以看出,小脚在元、明、清时期开始流行。大气是如何形成的?

据史书记载,唐朝末年出现了第一个女子缠足的习俗。南唐时,理塘宫里有一位宫女。她擅长唱歌和跳舞。李伟做了一朵金莲花,让她的母亲用她的脚把她做得又小又高,然后在莲花上跳舞,因此舞蹈格外轻盈优雅。后来的学者认为,缠足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在出生之初,缠足是男性对女性的一种审美欣赏,肤色白皙或身材苗条。当这种审美成为主流时,缠足就成了一种习俗。女人被缠在一起,那些想让自己的女儿成长为真正的淑女、嫁给正派人的母亲,会在女孩很小的时候就被束缚住。“玉钩”、“玉玉”、“玉工”都是在这样大的文化背景下形成的。从这些文化词汇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审美倾向对女性的巨大影响。男人崇拜、享受、歌唱他们的小脚,把它们当作可爱的对象。为了获得认可和好感,女人愿意进入庸俗并忍受这种肉体上的迫害。缠足之风传遍了中原大地。清朝的皇帝康熙皇帝禁止中国人被束缚,几年后退位。满族姑娘很快就开始模仿中原姑娘的缠足。在清代,方伟把他的脚分为五类十八类。一双小脚应该具备以下条件:胖、软、露。他说:“皮肤是冷的,坚强是脆弱的。人们不能用药物治疗!所以肥腴,柔软和柔软,优雅。但脂肪不是肉,软的不包,显示不,和脂肪软或可以塑造,显示但是一个上帝。”人们用他们的小脚作为一件艺术品来玩耍和欣赏。缠足习俗的演变已经成为约束妇女的一种手段。文人雅士争诗赏。用“玉”来比较和增强这种美。

人们不仅用“玉”来形容女人的小脚。女人的身体、身体、声音、微笑和姿势都赋予了玉的含义,用来表达人们对女人的赞美、欣赏和奉献。如:玉、玉爪(指女性美丽的指甲);玉尖,玉指,玉葱,玉,玉纤维,玉纤维(纤细美丽的手指);玉肌、玉柔、玉雪、玉玉(皮肤洁净细腻);玉柄、玉臂、玉(指女性的手臂);玉,玉,玉,玉,玉,玉,玉和其他玉字,几乎所有的部分,妇女的身体可以美化与“玉”。这些话全面地表现了女性的静态美。也有很多词描述女性的动态之美。如“玉亭”、“玉子”、“玉亭亭”、“玉灵”等都生动地再现了女性的美丽身姿。还有一个丰富的成语叫“玉相”,就是用各种各样的玉来比喻妇女,以反映她们的审美标准。内心美,冰清玉洁;外在美,仙人玉色;具体之美,粉妆之玉;抽象之美,耀欢瑜伽;身体美,纤细;皮肤美,冰肌玉骨。美女在哭,那是串珠玉;其美丽细腻,是玉柔花柔,玉柔香,玉暖香软,玉温香艳;人声之美,如玉之珠;女人的明媚,是冰滑玉门里出生的女人是金智玉、琼脂玉;女人的不幸之死是相消玉归,玉喜相消,玉碎珠沉,玉葬埋,而朱申玉。

玉与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经过长期的积累,一个丰富的玉字产生了。当我们使用和欣赏这些词语时,一方面我们实现了人们对女性美的欣赏,对玉器价值的认可,对两者审美价值的认可和认同。另一方面,它也反映了传统文化的负面影响。它暴露了中国社会女性地位极低的社会现实。中国社会的父权观念自殷代以来就一直存在。《韩非子》有如此详细的记载,“男是一样的,女是杀手。”这种杀害女婴的做法在商朝很流行。也就是说,一个女人的出生是不好的,这是理所当然的。当以“玉喻”、“玉钩”、“愚公”为代表的审美标准走向另一个极端时,“玉钩”就成了迫害和束缚妇女的口号。

(3)结语

刘大同在《古谷雨》中提出:“福斯武文化之初,玉是最古老的,其他的都是落后的。”许多学者甚至认为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玉器时代。虽然这一设想尚未最终确定,但玉器文化在中国的深远影响已初见端倪。正如英国伟大的科学家李约瑟博士曾经赞扬的那样:“玉的爱好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三千多年来,它的质地、形状和颜色一直激励着雕刻家、画家和诗人的灵魂。“富玉字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文化背景下诞生的。”玉与女性在形态与精神的审美趋同下走到了一起。以玉为根的词语形象反映了中国妇女文化的两个方面。本文将对此略作分析,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玉文化的丰富内涵。


相关标签:
  • 玉石
  • 玉石文化
  • 和田玉
  • 玉器
  • 同类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