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雕行业需要找寻另一种活法了
2020-06-16152
大概人性都有喜新厌旧的一面。 这些年,行业各式奖项遍地开花,当代玉雕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长足发展之后,总算进入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时代,但大众的热情却一点点丧失,展位的人流不见增长,反而有越来越趋于冷清的迹象。 


慨叹人心不古的同时,也不得不反思一些问题,玉雕到底该怎么做,当下是否同质化太过于严重?是否商业化气息太浓?所以最终导致大众不愿意看,导致很多人的创作走向了死胡同。 

玉雕真的在围城里兜兜转转停留了太久。放眼当下的世界,卖花的野兽派和卖化妆品的娇兰走到了一块,年轻人趋之若鹜,纷纷埋单;卖茶的王德传和卖服装包袋的LV心心相惜,赚足了精英阶层的眼球。 

一不小心,我们步入了一个跨界的时代,元素之多样,资源之丰富,令我们目不暇接,同样叹为观止。就像做互联网的网易养猪,做搜索的百度制造无人驾驶汽车一般,世界一下子充满了各种以前永远想象不到的可能性。 

玉雕如果不想被这个时代抛弃,拥有跨界思维可谓势在必行。总结以往几种跨界风格的玉雕希望在视觉上能给大家带来一点新意,也给整个行业带来一丝启迪。

 


 

书画和玉雕的跨界 书画和玉雕就更是相伴相生,但若论将书画完全和玉雕结合,历史上也只有陆子冈做出了史诗性的开拓之举。到当代市场也出现很多极具文人气息的阴刻玉牌,用微雕或者阴刻在玉牌上做山水画。以刀为笔玉为墨,深浅高低,粗细浓淡,书画和玉雕的关系彻底融为一体。 

玉雕师在学习雕刻时都会学习白描、泥塑这类的基本功。中国画讲究笔法立意,诗书画印,为此很多玉雕师还特意学习中国画的风格,闲来无事就画两笔。书画之道和玉雕的结合可算完美无缺,化玉为纸,文气淋漓,书作笔意、结构、法度无不精妙。 

 

漆艺和玉雕的跨界 漆艺,由来已久,也被称为大漆,是从漆树身上分泌出来的一种液体,具有防腐、耐酸、耐碱等特点,对人体无害。如再加入可以入漆的颜料,它就变成了各种可以涂刷的色漆,经过打磨和推光后,它发出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光泽。然后再通过雕填、镶嵌、彩绘、脱胎等手段就可以制成各种精致、美观的漆艺品了。


工艺美术各门类本来就有相通之处,天然具有跨界的可行性。玉雕师殷建国就用漆艺和玉雕结合创新出作品。 
 
他开创性地将漆艺与玉雕结合,原创设计出了以香道、茶器以及器皿为主要形式的文房艺术品,注重实用性与原创性,处处体现了中国传统生活美学的精致唯美,亦适用于当下多元的审美。 

材质结合玉雕 其他材质结合玉雕也很常见的,金镶玉就是比较熟悉的金玉结合。金镶玉如今成为轻奢饰品,受众人群很广泛,时尚多元的设计风格可以满足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男女性佩戴。 

除了金镶玉还有木镶玉,沉香木与玉器的结合非常出彩。沉香独特的香味结合造型精致的玉饰,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不同玉种也可以结合起来,比如这件青玉观音摆件,青玉纯净的颜色略显单调,用一颗小小的南红镶嵌在观音眉心处的白毫,点睛之笔,让人观之惊艳。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玉种的结合,都让人别开生面,见之不忘。 


其实玉雕行业跨界的思路还有很多,诸如创作层面的多种材料结合。又比如传播层面可以联合地产举办展览,协助银行筹备讲座,都能很好地将玉雕文化宣扬出去,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并产生消费玉文化的兴趣,而不是画地为牢,死守一亩三分地,自娱自乐,唱独角戏。 


画地为牢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就像当年的诺基亚帝国一夜倾颓,CEO约玛·奥利拉曾不无伤怀地说道:“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
相关标签:
  • 玉雕行业
  • 玉雕名家
  • 玉器
  • 玉雕工艺
  • 同类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