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好的玉雕作品看一眼都被深深吸引 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2020-06-1751
什么是好的玉雕作品呢?恐怕这个问题有些笼统,也很少有人能够答得上来。有人说大部分人都感觉好的就是好,可是大部分人①对玉石玉质并不了解,②对雕刻工艺、寓意、境界恐怕也涉足不深,③他们的审美在哪个阶段也说不清楚,这样的好难免有些太过随意。

 
就像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一样,只有那些对玉石了解透彻、对玉雕文化熟知且见识不凡审美独特之人认同的玉作应该不会差吧。

但是好的东西就是好,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或者流行审美的改变而香消玉殒,玉与它的主人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万一双方契合那就是一种长久的陪伴,甚至传承。

 
就像上图这种保山的西山矿口红白料雕刻的印第安女人与野兽狮子,白与红、冰与火、静与动,把安静祥和与热血沸腾表达的惟妙惟肖。

虽然红色部位有好几道裂,也是保山料常有的状态,但是丝毫不影响雕刻师刀下的风华美景,瑕不掩瑜本身就是一种包容,这种残缺需要用心来填补,才有了人养玉玉养人的故事连绵。

 
神奇的阿拉善玛瑙雕刻“梦回雨巷”,已经脱离了简单的表达祥和唯美的传统玉雕风格,更像是一幅丹青,一种写实的江南美景。

这种唯美主义者的写意风格,让多年前南方地区的篱墙雨巷悠然再现,油纸伞、长旗袍、徽派建筑以及令人神往的窈窕背景是否还会再现?
 
这是战国红玛瑙的三色料子,雕琢红脸关公,把关羽那“神威能奋武,儒雅更知文”的文武双全之才生动表达,这样好的料子能够碰到合适的雕刻师才不至被暴殄。
 

阿拉善彩玉手工精琢“六臂黑玛哈嘎拉”,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大黑天、黑财神等,这种藏传佛教的题材目前在文玩市场还是比较热,多色的玛瑙表现力非常强只要利用得当它可以挑战任何不可能。


 
战国红黄糖心料子雕刻俏皮的钟馗,不愧是名家之作生动立体、神韵俱佳,优秀的雕刻师从来不会刻意的模仿别人,根据原材料与自己的理解多维度的表达情感,因为好的作品一定是有感染力的……
 
哪怕只是小小的指环,只要用心便是精作一件,战国红冰黄料细雕振翅黄蜂,那环绕在指间美不忍懈怠生活。

 
龙女,那是婉转在海底的生灵,战国红双色夹层料子精确表达。

 
俄罗斯碧玉雕刻仪态万方、千娇百媚的古代女子,那一颦一笑的转身舞动尽在雕刻师的刀下显露,渗入灵魂的溢美……
 
和田籽料撒金皮巧琢知了,这样的作品看起来工艺非常简单却是满眼的清雅厚重油润,遇到好的原石能不雕更好,或者浅浅轻琢几刀把天然皮色与人工结合,这样极简工艺只有懂的人才能真正欣赏到它的美。

 
油润浅杏黄飘红料子雕刻“佛引福来”,玉化度一流,喜感满满,这是侯派坐佛的经典雕刻方式,老题材永远不过时的传统造像。

 
白籽的细腻与温润是所有玉石很难企及的高度,原皮原籽背后些许洒金皮,此乃北工大师赵琦作品,非常值得一品。

古时候几乎所有赞美玉石的句子都是形容它,观音开脸也是大多玉雕师很难做好的事情,那种似男非男似女非女、似怒非怒似笑非笑、只看三步的智慧与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胸怀要想表达到位很不容易。

 
战国红玛瑙过气了?恐怕是烂大街的大众货吧,一件满色满肉的纯鸡油黄料子在北工大师的刀下尽显经典,藏传题材“黄财神”只有拉近镜头细看才明白何为好。

 
有种自信就是任何的雕工都是多余的,因为料子太好颜色太棒,纯素的切一个牌子也能把很多人美到哭出来。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其实人也一样,在此我也劝大家“鉴玉尚质、执玉尚谨、用玉尚慎”,虽说“藏玉显真情、佩玉升情操”,但还是希望诸位莫追风,多看多了解切莫冲动待时机合适再入手也不迟。
相关标签:
  • 玉雕
  • 玉雕作品
  • 玉雕技法
  • 玉雕大师
  • 玉雕工艺
  • 同类行业资讯